前武装分子:对抗暴政‧不排除再打“圣战"

 


(吉隆坡23日讯)数名因参与“圣战”而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数年的前武装分子声称,只要有机会,他们依然会选择投入“圣战”,对抗邪恶与不公,并且迫害穆斯林的政权。曾是亚洲第三号通缉犯,而如今已是成功商人的前武装分子再因(Zain,假名),以及曾在波斯尼亚参与战斗的退休中校阿都马纳,是在接受《新海峡时报》访问时,如此指出。再因和阿都马纳被指是与伊斯兰祈祷团(Jemaah Islamiyah;JI)和基地组织(Al-Qaeda)有关联的武装分子。儘管在获释后,两人就如普通人般在马来西亚生活,可是,只要有行差踏错,可能就会遭外国执法单位拘禁。随着近期频频出现马来西亚人前往叙利亚、伊拉克等地参与战斗的情况,两人因此愿意在多年后打破缄默接受访问。再因是伊斯兰祈祷团的第三把交椅,负责处理财政,但他不只被视为2002年峇厘岛爆炸案的主要嫌凶,更在美国公布的全球恐怖分子名单中榜上有名。受警监察出国即被捕再因宣称,虽然反抗暴政听起来像是遥不可及的梦话,可是,只要有朝一日获允许出国,让他有机会拿起武器对抗迫害穆斯林的暴政,他将会毫不犹豫。但他也坦言,如今受到警方紧密监察的他,只要一踏出国,极大可能就会被逮捕,然后被丢往Gitmo(美军关塔那摩湾监狱的简称)。“只要对穆斯林的暴行持续,国家继续迎合西方,就永远会有穆斯林斗士,包括来自马来西亚的斗士,前往当地拿起武器对抗。”“这些前往叙利亚或伊拉克战斗的马来西亚人丧失性命,以殉教者(Martyr)的方式奉献他们的生命。”他不讳言,很多参与战斗的弟兄都付出“终极牺牲”或遭逮捕的代价。再因受询时,承认目前被关在关塔那摩湾监狱的两名马来西亚籍囚犯――莫哈末法立和莫哈末纳兹尔,都是他的“跑腿”。莫哈末法立的堂哥,便是菲律宾武装部队于1月时歼灭的国际恐怖分子朱基菲里(别名马尔万)。再因说,当他知道莫哈末法立遭到美国联邦调查局(FBI)逮捕后,他便开始潜伏。“当时,我已决定要回国自首。”上世纪90年代时,在阿富汗向基地组织首领奥沙马宣誓效忠(Baiyaat)的再因,以斩钉截铁的语气强调,他绝对不会出卖立誓的兄弟,包括他的前首领,被外界称为韩巴里(Hambali)、如今被拘禁在关塔那摩湾监狱的国际恐怖分子里端依沙慕丁。他承认,一直有人献议他,甚至开出一张空白支票以及公民权,只要他愿意指控法立、莫哈末纳兹尔和韩巴里。称现在生活很开心“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虽然我现在的生活很开心,然而还是有很多人愿意挺身对抗压迫者。”为了回国自首,再因说,当年为逃避国际刑警与各地安检设备的追捕,他辗转使用多国的伪造证件,包括潜逃到纽西兰。他最终从入境关卡回国,向警方全国反恐特别行动自首。前军人:非自愿参与伊祈团阿都马纳中校接受《新海峡时报》访问时,坚称他不是自愿参与伊斯兰祈祷团,而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涉及与祈祷团有关联的组织运作。他声称,当年参与组织,目的是为了协助在巴尔干战争中惨遭屠杀的波斯尼亚穆斯林。因此在遭警方逮捕及盘查,被指与伊斯兰祈祷团有关联,并涉及Al Ikhsan组织,Al Ikhsan为战乱国家提供援助的非政府组织时,他极力否认。“我根本不清楚Al Ikhsan是伊斯兰祈祷团的掩护组织,也不知道我所见的人是祈祷团的第二把交椅韩巴里。”在已60岁的阿都马纳眼中,他并不相信温和有礼的韩巴里是一名国际间恶名昭彰的恐怖分子。他说,韩巴里与他会面时,描述要把Al Ikhsan打造成国际知名组织,希望借助他在波斯尼亚联合国维和部队部队(UNPROFOR)服务的卓越记录,出任该组织顾问。称奥沙马属下不时问候“我以为我可利用本身的非政府组织经验,结合他们的资源来行事,讵料他们背后原来另有议程,并试图将我转变成祈祷团成员。”阿都马纳较后加入一支由外国战士组成的Odred Mudzahideen组织,并负责为这些準备前往波斯尼亚,与受到迫害的穆斯林兄弟姐妹一起战斗的外国人,提供战斗培训。“虽然我不曾向奥沙马宣誓效忠,但奥沙马属下会不时`问候’我,向我作出加入基地组织的暗示,不过,我从未同意。”谈及前往外国参与战斗的马来西亚人,阿都马纳坦言,那些没接受过专业军训的人,应该转向提供人道救援,而不应该参与战斗。“我到底是前军人,拥有相关技术与能力,对我是不成问题,但这些男女对战斗却是一无所知。就算以我现在的年龄,我也要保持身强体健,才能够在有机会时参与圣战。”根据报道,再因和阿都马纳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在甘文丁扣留营长达4年,而政府当局曾于2012年向联合国安理会秘书处提交文件,要求安理会将以上人士的名字从联合国公布的与基地组织与塔利班有关联人士名单中删除。政府当局在提交联合国安理会秘书处的文件中,宣称这些被扣留者已痛改前非,不再对国家和国际安全构成威胁,加上他们也通过心理与测谎测试,即使故态复萌,马来西亚也有足够的法律条文对付他们。‧2015.05.23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