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咏然:害怕时,更坚持做对的事

 

詹咏然:害怕时,更坚持做对的事

面临低潮或伤痛,好几次差点跟网球说再见,仍因为 10 岁的承诺,咬牙苦练、苦学,站在底线把「困境」一球一球打回去,成就了站在世界网坛,勇敢内敛的詹咏然。

换上黑色洋装,拿着网球拍,詹咏然面对镜头俏皮地说:「我看到相机还是会害羞,不知道怎幺摆姿势啦!」

点开詹咏然的 Facebook 粉丝专页,多的是她和现在的双打伙伴、前世界球后辛吉丝(Martina Hingis)出游、吃甜点或搞笑的照片,开朗的个性,完全就是个青春活泼的大女孩。只是,当请「28 岁詹咏然」谈谈遇到九二一地震的「10 岁詹咏然」时,她很快收起笑容,拿出在球场上沉着冷静的一面,拼凑着 18 年前,只因为一句:「对,我要打!」从此改变命运的那一刻。

1999 年 9 月 21 日,全台湾天摇地动,詹家在台中市东势区的老家全毁,3 间房屋倒塌,球场也坏了。她正要发光的网球梦彷彿在前方落下大墙,不知该如何找到出口。

担任女儿网球教练的父亲詹元良把她拉到角落,神情凝重地问:「妳真的喜欢打网球吗?」詹咏然肯定地回答:「我真的喜欢。」

詹元良与妻子刘雪贞像是想在这个命运的转折点盖上「确认」印记,再三地釐清女儿心意:「如果妳真的喜欢,那我们要搬去台北、要出国比赛,爸爸妈妈的钱只够再让妳打3年,如果成绩不好,就要回来读书。妳确定吗?」

「我记得我那时候说:『对,我要打!』,其实有点小逞强,」詹咏然腼腆笑着。

为了让詹咏然打球,詹元良与刘雪贞带着她和妹妹詹皓晴北上,一家四口挤在承租的双人套房内。生活省吃俭用到买自助餐时,把滷蛋藏在青菜下方,一人一碗饭,想办法吃饱之外,其他积蓄都花在詹咏然身上。

「我的小孩如果跟我一样难搞,我不一定有勇气做一样的事情,我没办法像爸妈一样勇敢,」想起当时,詹咏然感慨地说。

10 岁的詹咏然只知道要诚实回应内心的声音,等到真正踏上这条路,才知道每一步都不容易。而她的「敢学」正呈现在纵使慢慢理解这选择有千斤重,却依然不悔的坚持与意志力上。

詹咏然(左)2 月和自己从小的「偶像」、前世界球后辛吉丝(Martina Hingis,右)搭档,利用在中东的 2 个赛事,从失败中调整步伐、培养默契,顺利在 3 月的印地安泉大师赛中拿下双打冠军,两人高兴地亲吻奖盃。

求学阶段,为了练习网球,詹咏然每天几乎只上半天课,下午就得到网球场报到,接受父亲的训练。「我记得很多小朋友不谅解,觉得我很偷懒、没在上课,但我明明练球练得很辛苦!好几次,我回家都问妈妈:『为什幺其他人要这样讲我?』」

「我常常问自己:为什幺我得那幺痛苦?为什幺要学这幺多东西?尤其面对低潮或生病时,我只要说一句『不打球』,就可以回台中了,」詹咏然回忆。继续走下去的理由为何?这个问题不断在她的心中浮现。

然而,愈投入练习,参加更多比赛,詹咏然愈发清晰,她的每次发球、每个步伐跟每次回击,不仅代表自己的网球梦,更牵繫着詹家的命运。

「我最喜欢作家戴晨志书中的一句话:『放弃,只要一句话;成功,却需要一辈子的坚持!』我知道,大家都相信我,为了我来台北,所以我不能放弃,」看清现况后,詹咏然不再疑惑,她知道苦练、苦学是她蜕变的唯一之道,「我必须赢球!」

终于,一肩双挑梦想和命运,詹咏然把压力化为动力,2004 年拿下四大公开赛之一的澳洲网球公开赛青少年组双打冠军,同年又获得斯里兰卡女子巡迴赛女单冠军,精采表现获得赞助商青睐,让濒临破产的家境,总算开始注入活水。

曾是网球选手的料理节目主持人詹姆士,清楚球场上输赢立见的压力有多大。他看詹咏然,最佩服的是她活泼外表下,和年龄一点都不对称的自我要求:「咏然答应父母打球时,或许没有想太多,但她勇于面对承诺、勇于承担,这是她最勇敢的一面。」

评述网球 20 多年,长期关注詹咏然的网球主播许乃仁则观察:「詹咏然心思细腻,在场上的情绪相当冷静,心理素质很高。」

而在刘雪贞眼中,这一直是她最疼惜女儿、又最自豪的一点:「网球选手看到球迎面而来,瞬间得决定回击方向,压力很大;但咏然即使遇到失败,心情也转换得很快。」

熟识詹咏然的戴晨志认为,她的高抗压性、冷静判断的特质,除了来自经年累月的奋斗历程,也从书和电影中,找到把「勇气」灌溉在心田的方法。

「妈妈从小就买名人传记或励志书给我看,即使现在到处飞来飞去比赛,我还是喜欢带几本书在身上,」谈到阅读,詹咏然露出兴奋的笑容。她说自己最近在读丽緻餐旅集团荣誉总裁严长寿的新作《在世界地图上找到自己》:「我还没看完,因为我看书很慢。」

在场上快速奔跑,看书却得细细品尝,慢下来的詹咏然只要看到好句子,会随手记在笔记本内,「每看完一段,就有很多想法涌上心头,像脑中浮现很多声音,告诉我该怎幺让自己更好。」

那些细心记下的笔记,成了詹咏然出国比赛的精神粮食。参加比赛时,她习惯在球袋内装几本励志书或笔记,无论领先或落后,只要在中场休息时翻阅,找到鼓励自己的句子,就像吞了定心丸,能够整装再起,迎接更艰困的下一盘。

在电影中,她则学到拥抱挫折的道理。每年大大小小的比赛,詹咏然经常得面对内心那个输球的自己、遇到瓶颈的自己,或难过的自己。此时,她就会想起电影《分歧者》中,女主角每次感到恐惧,都会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

赢球时会狂喜、雀跃,输球时会懊悔、难过,但她会对自己说:「这一刻不是永远。」好与坏都会过去。「比赛不是『得到』就是『学到』,运动场上没有真正的输家,」詹咏然说。

去年里约奥运前,网球选手谢淑薇多次抨击国家资源和选拔标準偏向詹咏然,当时詹咏然被谢淑薇的球迷严厉批判,她却未出面反击。许乃仁透露,詹咏然当时选择把情绪默默往肚里吞,不愿硬碰硬。

直到今年 3 月,詹咏然和辛吉丝在重要性仅次四大公开赛的印地安泉大师赛(Indian Wells Masters)中夺冠,她才吐露心声:「如果我只用情绪去反应,我觉得我对不起所有支持我的人。」她唯一能做的,是以球场表现证明自己。

不管纷扰和杂音再多,詹咏然始终能平心静气,这是因为她曾经差点失去网球。在人生的稜线上走过一遭。现在的她,比任何人都珍惜上场的机会,比过去更看重能继续打球的每一天。

2013 年年初,詹咏然因病毒感染,只要一打球 10 几分钟,就会双手无力,甚至发麻,「我真的很害怕!」即使是现在说起来,她的语气仍带着颤抖。从不晓得发生什幺事,到被迫暂停赛事,在养病的 7 个月内,她不断想着:「一切努力的成果,会不会就这样没了?」那是她前所未有过最黑暗的时刻。

再次拿出全力对抗病魔,终于在休兵 7 个月后,她在当年的美网会外赛拿下胜利,「其实,那场球赢不赢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告诉自己:『我比想像中更坚强』,」詹咏然说。

谈起自己最勇敢的一面,挺过最黑暗的时刻后,她如此定义:「勇敢不是无所畏惧,而是坚持。我在很害怕的时候坚持做对的事情,学习承担,这就是我的勇气。」

差点失去,又紧紧抓住。当年那一点点逞强,如今已化为詹咏然饱满坚实的内在,也是她永远不忘的自我提醒:「追求卓越,而非单纯追求超越。」詹咏然的网球故事,仍有更精采的篇章。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