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姆士‧贝利:19世纪前锋医学家,以及他是女人

 

詹姆士‧贝利:19世纪前锋医学家,以及他是女人

  1865年,英国外科医生詹姆士‧贝利博士(James Barry)去世时造成社会不小的轰动,所有资料都显示出贝利丰富多彩的一生:他是一位着名的军事外科医生,并被拔擢为军队最高的医疗职位「军医院总监」,服役範围遍及整个大英帝国领土。他的脾气也是出了名地暴躁,不但曾与上司争吵、跟同袍进行决斗,甚至还斥责过南丁格尔(Norwegian Nightingale)。他以古怪的性格闻名军队,是一名奉行人道主义的医生、热诚的公共卫生改革者、滴酒不沾的禁酒者和素食者,而且还喜欢带着小动物旅行。

  但是,上述事蹟皆与他死后引起的争议毫无关联。直到贝利博士去世后,清洗遗体的女僕才发现「他」其实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女性」,而且腹部还有生过孩子的妊娠纹。贝利的真实性别震惊了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社会,从不知名的小报记者到大作家狄更斯都对这桩离奇的事件做出评论:小报猜测她其实是乔治三世的私生女,狄更斯则在一篇题为《一桩悬疑故事》的文章里探究此事。

  在女性被禁止接受大多数正规教育和允许行医的时代,贝利巧妙地逃过爱丁堡大学、英国皇家外科医学院和英国军队的法眼,成为英国第一位女性医师。正如《爱尔兰时报》对新出版的传记《贝利博士》(Dr James Barry)所下的评论:「作为詹姆士‧贝利的她度过了大胆前卫的一生:英国第一位成为医生的女性;第一位在非洲成功执行剖腹产手术的医生;医院改革和改善卫生的先驱;第一位在英国军队官拜将军级别的女性(由维多利亚女王签署的贝利委员会至今仍然存在)。」

詹姆士‧贝利:19世纪前锋医学家,以及他是女人

  贝利的真实身分其实非常平凡,退休外科医生麦克‧杜‧普雷兹(Michael du Preez)与传记作者杰瑞米‧德龙菲尔德(Jeremy Dronfield)合着的《贝利博士》新传记与1958年伊莎贝尔‧雷的第一本贝利博士传记的推测相符,经过研究追查新的文献产生了无可辩驳的证据,表明贝利博士的真实身分为1790年出生于爱尔兰科克的玛格丽特‧波克利(Margaret Bulkley)。

  玛格丽特是一位爱尔兰零售商的女儿,其叔叔为着名的爱尔兰艺术家詹姆士‧贝利(James Barry)。她的青少年时期充满艰辛和悲剧,父亲因欠债入狱多年,十几岁时还遭到一名家族成员强姦,被迫生下孩子。但十八岁时的玛格丽特已经长成聪慧成熟的女孩,她严厉谴责那挥霍无度的哥哥说:「如果我不是女孩,我会成为一名军人!」结果次年,她还真的走向了这条不太可能实现的梦想之路。

  玛格丽特受到精神导师和监护人、委内瑞拉籍将军法兰斯科‧米兰达(Francisco Miranda,与玛格丽特的叔叔贝利交情深厚,并帮助她保守性别秘密)的鼓励,脱下裙装穿上马裤,取了已故艺术家叔叔詹姆士‧贝利的名字,从姪女转变成姪子身分,并运用叔叔留下的一小笔财产,前往爱丁堡大学就读医学院。她精明地谎报真实年龄,以解释自己没有鬍子的下巴和娇小体格。

詹姆士‧贝利:19世纪前锋医学家,以及他是女人

  贝利擅长结交朋友,而这些贵人也经常帮助他摆脱困境。当校方怀疑贝利的年纪太轻(身材矮小、声音清脆、皮肤细腻和光滑)试图阻止他参加考试时,巴肯伯爵出面干预。贝利于22岁拿到医学学位,当时人们怀疑他其实只有12岁。而在通过英国皇家外科医学院的考试后,贝利报考了军队的助理外科医生,但军队指挥官也怀疑他只是个未成年的小男孩,这时巴肯伯爵不得不再次介入,协助他顺利进入军中。

  贝利的军旅生涯遍及整个大英帝国,他先在南非开普敦的殖民地服役12年,积累足够的资历后,最终负责当地所有的军事医疗事务,接着前往西印度群岛、地中海和加拿大等地服役。贝利也是一名技术高超的外科医生,他成功在非洲执行首次剖腹生产,并大力抨击当局对营房、监狱和收容所管理不善,承诺改革卫生条件,而无论病人贫或富、是殖民者或是奴隶,他皆一视同仁对待。

詹姆士‧贝利:19世纪前锋医学家,以及他是女人

  当贝利去世后,许多人纷纷跳出来宣称早已猜疑他其实是女性,有些人甚至声称亲眼目睹过直接证据。但事实上在他有生之年中,很少有人怀疑他的真实身份。在瑞秋‧福尔摩斯2002年撰写的传记里,曾提出贝利是双性人的可能性:她根据贝利在爱丁堡大学撰写的疝气论文,推测他出生时可能具有男性和女性特徵,从小以女性抚养长大,成人后才选择以男性身份生活。但普雷兹和德龙菲尔德则驳斥了这种观点,并认为贝利决定以男性身份生活「动机更多是出于追求志向,而非身份认同」。

  也许当初签署贝利死亡证明的医生所言甚是:「不管贝利究竟是男还是女,这都不关我的事。」贝利博士不该只因耸人听闻的性别问题被世人铭记,而是她致力于改善英国士兵及平民健康所做出的巨大贡献。

参考资料

《Dr James Barry: A Woman Ahead of Her Time》-Michael du Preez、Jeremy Dronfield,2016

图片出处:Wikipedia

上一篇: 下一篇: